末世街道主任,我在末世当居委会大妈那些年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30日
       先试试水。 下了半个月的雨, 夏末初秋的气温已经下降了十多度。 才八月中旬, 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得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窗前两天, 一块玻璃碎了, 从洞口吹来的凉风让郁聂的脑袋发凉。 半睡半醒, 他想换个姿势继续睡。 他隐约听到楼下有人在喊。
        雨聂用被子盖住脑袋, 仿佛听不见他的声音, 继续睡。 自从第三轮物资供应减少后, 街道就没有集中精力提供早餐, 郁聂干脆把这顿饭存起来, 为过冬节省物资。 去年冬天, 绿区政府首次实施了减产措施。 数十名物资耗尽的幸存者未能度过第二个冬天。 郁聂不想跟他们的后尘。 大学的时候, 郁聂很烦早起, 早起不吃早饭更是烦躁。 楼下, 秦婶整天被一件大事惊到, 这让雨聂烦不胜烦。 伸手, 拿出手机, 才看到六点刚过一刻钟。 雨聂忽然掀开被子, 松开了手。 被子随意的落下, 像裹尸布一样落下, 砸在他的头上, 遮住了他的脸, 隔绝了楼下故意压低的叫喊声。 末日就是这个的优势。 平时声音很大的阿姨, 懂得轻声细语。 御聂所在的街道虽然处于绿区边缘的缓冲区, 但并不是真正的黄区。 理论上, 潜伏期只有感染者, 但流落街头的每一个人都试图保持沉默, 大崩盘的阴影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每一位幸存者。 巴掌, 只见我在楼下喊了半天也没反应, 往玻璃上扔了一块石头。 郁聂有些烦躁,

才想起来看看是谁, 吱呀一声, 不知道是哪个孙子扔了半拉半的砖头, 只剩下三个玻璃窗, 一个碎了。
        虞聂腾起身, 一脸愤怒的冲到窗边, 又一脸茫然地僵在了原地。 窗外的天空充满了阳光, 因为太阳刚从地里跳出来没多久, 街道的颜色还是绿的。 七八道身影站在窗下, 趴在楼下, 焦急地抬头。 看到雨聂探出身子, 一位五六十岁的阿姨立刻低声说道:“雨主任, 快下来, 先生, 妞妞的儿媳要生了!” 秦阿姨、二叔、丹尼尔和二叔家的三个男孩站着, 丹尼尔的儿媳春花躺在丹尼尔和二叔家老三的担架上。 一阵风吹过, 余聂彻底从剩下的睡意中清醒了过来。 他压低声音问道:“秦阿姨, 大清早起来干什么?春天的花儿要生了, 你为什么要带着它们出去游行?” “你胡说什么, 生下来都难!” 秦婶连忙跺了跺脚, 旁边的大牛也焦急的补充道:“已经一晚上了, 七八个小时了, 我还不能生!余主任你想想, 想想办法! " “找难产医生!” 焦虑很容易传染, 郁聂气呼呼的提高了嗓门, “我给妈妈吹出来就可以生了?” “现在哪里有医生?” 秦婶急了, 他一脱口而出, 楼上楼下顿时鸦雀无声。 大崩盘后, 大批专业人才落入疫区社会体系, 他们只在绿区维持了最低限度的医疗供给。 但是, 绿色区域无法访问。 消息传出之际, 三轮供应已被削减, 绿区也濒临崩溃。 为了保障人类最后的希望, 在绿区再次被侵蚀后, 政府开始实施全面防疫政策, 对红区、黄区等所有非绿区实行只出不入的原则 区、缓冲区和世界岛屿。 “于主任, 你不如试试。” 沉默了几分钟后, 二叔问雨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