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乡土)小说《万里桥》之十一待续(连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7日
       十一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冰阳。 常红对学习感到不安。 有空的时候, 她坐在自家的窗边, 望着他家的背影, 等着他的出现。 她急切地想了解他的伤势, 也很担心。 他。 昨天听周琦说, 冰洋请假没去上学。 周琦只是告诉他自己受伤了, 但他说不出伤势的严重程度。 问了几个同学, 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似乎是在掩饰什么, 没有人告诉她实情, 这让她更加担心, 这种担心一直在折磨着她。 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直接去他家一探究竟。 这种烦人的担心, 她这辈子第一次经历, 却又是那么的让人担心。 她不想就这样被动地等待, 她想叫几个同学去他家看望他。 他打定主意, 那天早上, 长虹给周琦和舒心打了个电话, 然后带着崇德、志杰、张明等八九个人, 带了些零食去见冰扬。 在聂家门口, 门房老李迎了上来。 老李认出了几个男同学, 这些女同学是第一个见到的。 他急忙迎着一行人来到中央大厅, 跑到冰阳房给他打电话。 因为受伤, 他妈妈不让他出去。 他很无聊, 在无聊的时候练习毛笔。 听到同学来看他, 他高兴得跳了起来。 他跑着跳到了中间大厅。 看到这些亲密的同学, 他一扫这两天的无聊, 开心地和同学们击掌。 更让他吃惊的是, 他看到了一直盯着他看的常宏, “你没事吧?” 冰阳走到她身边, 轻声问道, 满脸的爱意。 这两天, 他妈妈不让他出家半步, 按照医嘱让他在家休息。 他不断回忆游行的混乱, 担心常红会受伤, 同学会受伤。 他让李叔去学校打听一下。 老李说自己没事, 学校里没有人受伤, 这让他松了口气。 “冰阳兄, 你没发现谁的眼睛还肿着, 快安慰我。” 周琪压着声音说道, 长虹害羞的用脚轻轻踹了她一脚。 冰阳哈哈大笑, 拍了拍他的胸口, “我好了, 都是外伤, 擦了点皮, 没什么。” 他是在跟所有人说话, 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是为了长虹。 志杰站起身来, “我看到你这里流血了, 这里还有一个肿块。” 志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和脸颊, “这里还有点肿, 结痂了。杨, 你是我们的骄傲, 你救了很多人, 老师在会上也提到了你。” “不要过分, 你们都表现的很好, 保证了学生的安全疏散。老师和学生都没事。”冰阳问道。
        “这次游行我们学校参加人数最多, 受伤最少, 柯老师说你贡献很大, 你在派出所受了很多苦, 这些人跟你讲道理不通。” 周彤继续说道。 “不, 兄弟, 我也是修炼过的人, 这不难。” 冰阳自嘲一笑。 “都是同学, 杨儿, 你怎么不泡茶呢?李妈, 带点瓜果给同学请客, 大家坐下。” 聂老夫人从楼上下来, 热情地跟同事打招呼。 “阿姨好, 我们都是好同学。” 长虹吻了妮蒂应了一声, 同学们纷纷起身来看聂老师。 “坐, 坐, 不要客气, 像你自己一样。” 聂老夫人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舒心看向常红, 调皮地笑了笑, “我看到他妈妈了, 你客气点。” “去你的, 这不正式。” 常红白了她一眼, 众人也笑了笑。 “派出所还有很多同学, 你出来了吗?” 冰阳关切的问道。 “还没有, 昨天我们也组织了游行, 如果当局不放人, 我们打算扩大规模, 设置市场。” 崇德很兴奋。 “学校还组织游行吗?我明天也参加。” 冰阳激动的回答。 “你额头上的肿还没消呢。”常红提醒道。 “不参加, 再被抓到, 就麻烦大了。” 周同附。 “有了我们, 你就不用参加了。” 明章双拳紧握, 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阿姨刚才说你要养病, 这次不用参加了, 你先养病, 你放心, 有我们在。” 颜真劝道。 冰阳顿时觉得有些难过。 小伤让他无法参加同学们的集体游行。 他的年龄和正直, 年轻而热情, 现在他被困在家里。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舒服。 李妈带来了点心, 和同学们打招呼。 “大家中午都在这里吃饭, 李妈, 中午我们多加几道菜, 同学们在家吃饭。” 冰阳回头告诉李妈。 “好, 大翔,

我这就去准备。” 李妈大声回答。 “我们不在这里吃饭, 马丽, 别打扰了。” 周彤在走进厨房的马丽身后喊道。 “别走, 大家不准走。就在这里吃饭, 把桌子放在这里, 通风就能闻到木兰花的香味!” 冰阳指了指宽阔的大殿, 不肯拒绝。 明璋似乎要说什么, 崇德连忙继续说道:“好, 好, 我们一边闻着木兰花的香味一边聊天, 最舒服了。常红, 去厨房帮忙。” “崇德, 你话太多了, 跟我搬桌子。” 冰阳起身, 往厨房走去。 崇德、志杰、颜真、明章等人也跟着搬了厨房偏房的凳子。 舒心示意常红跟上, 长红把周琦拉了起来, “我们去看看。” “你自己去, 我和舒心聊天。” 周琦轻轻将她推入厨房。 厨房里, 王妈在生火, 聂太太在帮厨子, 李妈在挑菜。 常红挽起袖子, 大方道:“阿姨, 让我帮忙做饭。” 聂老夫人回过头来, 看到这么漂亮, 笑容慈祥的姑娘, 连忙说道:“哟, 姑娘, 人够多了, 你去陪陪她们, 聊聊天吧。” “丫头, 你真帅, 脏了你的手。” 王妈紧随其后。 “来来来, 姑娘, 帮我选菜。” 李妈很无礼。 冰阳的几个人已经把桌子挪开, 摊成一张圆桌, 摆好凳子。 见长虹不在, 便问周琦和舒心。 他们邪魅一笑, 手指指着厨房的方向, “去取悦我的妻子(南方方言, 婆婆的意思)。” 冰阳嘿嘿一笑, 算作回应, 还是根本不理会, 先跟大家打了声招呼。 坐下来吃点零食, 然后自己去厨房。常红蹲在厨房里和李妈一起选菜, 冰阳俯下身, 轻声道:“大家都在等你, 你怎么躲在这里?” 长虹抬起头, 轻声道:“去陪他们。” 需要我帮忙吗?”冰阳道。“不, 你也帮不上忙。”长虹柔声说道, 她们的谈话引起了三女的警觉, 她们竖起耳朵对视了一眼。见他 “小姐, 你姓什么?”王妈见冰阳出去了, 便问起常红的姓氏。“姓蔡。 王妈, 你可以叫我常红。”她觉得王妈的问话有点意思, 不由红了脸, “你住在哪里?”王妈继续问道, 脸更红了, 她低着头, 迟疑道:“很近, 在浐河路。 你可以从这里看到我家 万里桥进城。交通不便, 很少有人选择走这条路。住在浐河路的人都说住在莲当, 因为莲当很有名, 尤其是一年四季风景连绵不绝。 城里人都知道, 城外有个美丽的风景区——莲花当。“你真的和我们有缘分。 你有公婆家吗?”李妈不时看向聂夫人, 直接问道, 常红尴尬得不能惊慌, 忍不住回答, 脸色平平 脸更红了, 低声道:“还没有。” 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 “马丽, 你怎么能这样问一个女孩子?” 聂老夫人放下手中的工作, 转身对 “蔡老师, 你陪同学们吧, 我们马上就去吃饭了。”聂老夫人看出常红的尴尬, 扶了她一把, 常红把最后一道菜都摆好了, 见她无事可做, 她 冲到她手上, “阿姨, 菜已经选好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 “好, 麻烦你了。 你应该出去陪你学习。 ”聂夫人劝她。“阿姨, 那我出去了。”长虹打了声招呼, 走出厨房, 周琦和舒心急切的问道, “你们在厨房里干了这么久? 你和你阿姨有什么互动? 告诉我们吧。” 常红笑道:“就是在学校读书, 她把我们当同校同学。” “哈哈, 真的吗?” 周琦和舒心笑得开心。厨房里, 王妈 看到长虹出去了, 她对聂老夫人说道:“这丫头长得有点像我们, 只是说话的方式不正常。” “不是, 是同学, 怎么不正常呢? 你真的是想太多了吗?” “我也觉得他们有点像。 夫人, 这丫头长得也很帅, 气质也不错, 不愧是我们家的。”李妈也说道, 两人谈完之后, 聂老夫人也觉得有些道理, 想了想。 “有空我去问问杨儿, 你别猜了。”聂老夫人对他们和自己说, 等同学们回去的时候, 冰扬想送他们, 既然聂老师让他不要 让他出去, 聂老夫人再三叮嘱他不要走远, 冰阳答应母亲, 把他们送到最近的地方。送同学, 早点回来。 他送同学们到万里桥, 大家在此道别。 “冰阳兄, 你的伤不重, 这里还肿着呢。” 长虹抚摸着自己的伤口, 悲伤的说道。 “没事, 样子受伤了, 那天我一直在担心你, 你没事, 我就放心了。” 他的眼睛很温柔。 “我每天都站在窗前, 看不到你, 我很担心。你也告诉我, 太担心了。” 常红怒道。 “行了行了, 现在没事了, 你别管我了,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 我都快疯了。” 冰阳指着自己的脑袋, 将她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亲了亲, 安抚她。 一对年轻夫妇面面相觑, 仿佛久别重逢。 “你今天跟我妈说什么了?” 冰阳问道。 “说你坏话, 说你欺负别人, 说你没良心。” 说完, 她发出银铃般的咯咯笑声。 “你很调皮,

你对我这么刻薄。” 阳阳捧着她的脸, 亲了一会儿。 突然, 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推开他, “阿姨叫你早点回去。” 常红惊呼道。 “知道了, 我就是太想你了。” 他们又吻了一会儿, 时间过得飞快, 一对小情人只好无奈的分手。 屋门口, 老李已经等着了, 见冰阳从远处走来, 连忙跑了过来, “少爷, 您终于回来了, 我老婆已经催了我好几次了, 如果您不来 回来, 我去找你。” 老李抱怨道。 写。 “李叔, 我是被送到万里桥的, 不过没走多远。” 冰阳辩解道。 母亲站在中殿, 见冰阳回来了, “你寄到哪里来的, 怎么这么久?” “是送到万里桥的。” 冰阳应道。 母亲盯着他的脸, 像是在读什么, 冰阳赶紧避开她的目光,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妈妈跟到房间里, 小心翼翼地问道:“同学都走了?” “去吧, 有什么事吗?” 冰阳怒道。 “蔡小姐住在哪里?” 妈妈笑着问道。 “我就住在附近, 怎么了?” 冰阳有些紧张, 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聂老夫人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 继续问道:“她对你有兴趣吗?” “妈, 你想问什么?我们是同学。” 冰阳已经汗流浃背。 “她家人是做什么的?我觉得你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有点特别, 你是不是也有点被她吸引了?” 聂夫人不情愿地继续问道。 “妈, 你别胡思乱想, 我们只是同学。” 冰阳只是没有说话, 表现出不耐烦。 “好了好了, 我不问了, 你去学习吧。” 聂老夫人知道, 她不能问丑的银茂, 问起来会很无聊, 所以她走出了儿子的房间, 带着门回到了楼上。 聂老爷子回家的时间比平时晚了, 一家人一直等到天黑了。 回到家, 他正坐在中厅的椅子上, 很累。 聂老夫人听到他回来的声音, 从楼上下来, 看到他的模样, 关切道:“怎么了, 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先来杯水, 我渴了。” 聂先生虚弱的说道。 “我去端茶, 你先休息一下。” 妻子正要走, 王妈已经端来茶水。 聂先生接过, 喝了一口喝完煤气,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累死了。” “你从哪里来, 不喝水?” 妻子疑惑的问道。 “我今天跑了很多, 我刚刚从县令那里来, 找他不是我儿子的事。” 聂先生抱怨道。 “现在没事了, 我们儿子这两天一直在家, 我们没让他出去。” 妻子解释道。 “他没事, 我这边也没事。县长官方通知, 公司以后不能接运日本货, 这是大宗业务, 没有这个业务, 公司就亏本了。” 县长受到商会和学生示威的压力。 聂离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忧郁, 这种眼光很少出现。 她不断地安慰她的丈夫, 并留在旁边和他说话。 聂先生喝了茶, 谈了谈, 慢慢平静了下来, 起身回到楼上。 “一开始, 就该亲一下阳儿了。” 妻子一边帮他换衣服一边说。 “按理说, 该接吻了, 你有伴侣吗?” 聂先生来了精神。 “我同学有个女儿, 这个孩子我见过, 长得漂亮, 今年十七岁, 她家是桐油生意二代, 在江浙地区算是比较大的了, 同学们也有 见过杨儿, 她也喜欢。儿子, 我们早点提亲吧。” “我疏忽了, 该给杨儿找人了, 你看, 敏勇要结婚了。” 聂先生说道。 “我担心我的父母会做不到。” 聂夫人打开柜门, 挂了衣服。 “怎么了?他怎么了。” 聂老爷子拿起书, 靠在戒指上。 “今天家里来了几个同学, 其中一个女生好像对他很感兴趣。” 聂夫人坐在丈夫的对面。 “我问过他是否有趣。如果真的很有趣, 我想知道。” 聂先生放下书, 说道。 “他不承认, 我看得出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 表情是不一样的。” 妻子坚定的说道。 “你同学的家庭怎么样?你的父母是完整的, 出生日期是否匹配?孩子读过书吗?” “同学们, 父母都齐全了, 爷爷奶奶还在, 所以人家看过生日, 也很合适。” 妻子笑了。 说。 “好, 我们约个时间见面。” 聂先生回答。 “后天是吉日, 我们早上去她家, 明天让王妈准备礼物, 明天我会通知同学们。” “你已经计划好了, 你最好告诉你儿子, 如果他愿意的话, 尊重他, 不要惹麻烦。” 聂先生是个开明的人, 受五四思想影响。 “哈哈, 他有意见会不好意思的。” 妻子一边回答, 一边将他推下楼去厨房。 休息了几天, 冰阳恢复得很好, 脸上的红肿消失得无影无踪, 精神似乎好多了。 看到同学们, 他高兴地拥抱了起来。 所有人都打在他身上, 欢呼雀跃, 依旧那么坚定。 在康乐坊煤油公司三楼活动室, 同学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阅兵式的成功。 那种喜悦, 写在这些年轻的脸上。 他们谈论着老师和阅兵中的趣事, 更称赞冰阳的勇敢。 同学们的夸奖让他有些不自在。他故意改口, “下学期就要毕业了, 同学们有什么打算?” 他的话, 如同惊雷一般, 让学生们一下子无声的问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抹悲伤笼罩着他们。 大约。 是的, 他们即将毕业, 各奔东西, 所以他们不得不在生活中做出新的选择, 这是人生中重要的选择。 周同打破沉默, 问道:“冰阳, 你有什么打算?” 他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 自言自语道:“现在局势一片混乱, 我们能有什么选择?” 他收回目光, 转头看向周彤, “国家正在经历危机, 我这一代要承担国家的困难, 我想选择一个急需的专业。国家落后, 主要是因为 落后产业。我会去读书, 去上海或北平, 选择机械专业。” 何冰阳早就想好了, 希望有同学跟他的想法一样好。 “志杰, 你有什么打算?” 崇德问志杰, 和志杰聊得最多的是谁。 “还没想好, 东北已经被日本占领了, 战火肯定会燃烧, 我想更直接的为国家做贡献, 去战场, 如果可以选择, 我想去 去军校, 听说学习有津贴, 像我这样的穷人家的孩子最有魅力。” 志杰向大家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志杰, 我也想去军校, 平日里学习讨论的时候, 都说要承担国家和民族的责任, 现在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我们一起去吧。” 。” 明章目光坚定的说道。 “崇德, 燕真, 你呢……”周同转身问道。 “给我想想, 我是应该好好学习还是在家做生意?” 崇德露出淘气的一面, 转而向众人问道。 “我觉得你开餐厅什么的, 很适合你。” 志杰冷笑。
        “去你的, 我们在谈论严肃的事情。” 崇德抓起桌上的纸条, 随手一扔。 “我也打算去杭州读书, 不想走得太远, 以后可以照顾好家人。”颜真说。 “周彤, 你有什么打算?” 冰阳问道。 “我也想学习, 出国留学是很理想的。学习他们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理念来改变国家。” 周彤回答。 “出国?太远了, 想你了, 怎么能见到你。” 崇德打来电话。 “这还是一个想法,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去, 这只是个人的想法。” 周彤补充道。 展望未来, 他们有些激动, 但一想到同学们的分离, 就让人难过, 大家都沉默了。 “冰阳, 你出去读书的蔡小姐呢?我发现她很迷恋。” 颜真打破沉默, 关心这对夫妻的未来。 “是啊, 蔡小姐怎么办。我们和你没关系,

冰阳, 你不一样, 你要跟蔡小姐商量。” 明章答应了。 冰阳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 他抬头看向两人, “看完了想回来, 不打算回来吗?” 冰阳露出疑惑的神色。 “三天不见, 就如三个秋天, 你能熬过去吗?” 周彤反驳道。 “对对对, 你能活下来吗?” 崇德高兴的说道。 “谁能活下来?” 三个人跑上楼梯少女来了, 听到里面的话, 周琦应了一声, 长虹舒心跟在后面。 “你在说什么?” 周启仁在落座前盯着崇德问道。 “说你们中的一个。” 崇德连忙解释。 “崇德, 你……” 志杰盯着崇德。 崇德尴尬, 向志杰耸耸肩表示歉意。 周琦舒服地回头看着长虹, 会意地笑了笑。 “你在背后说人, 这也是学习内容吗?” 长虹看着崇德问道。 “你冤枉我们了, 你想知道, 就去问问你杨大哥。” 明章很少表现出调皮的一面。 常红的脸颊泛起一股难以察觉的红韵, 她隐隐的“哼”了一声, 坐到了周琦身边。 “喂喂喂, 你在找哪里?” 周佟敲了敲桌子, 指了指冰阳,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他。 冰阳的目光死死盯着对面的长虹, 当他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的时候, 他慌张的收回了目光, 尴尬的表情让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冰阳, 你至少能熬过三年的学习吗?我替你担心。” 颜真打趣道。 “颜真,

你不如跟我去上海念书吧, 上海离杭州一样远。” 冰阳故意转移话题。 “你要出国留学, 我们也要去。” 周琦惊讶的说道。 “这只是一个计划, 肯定会有考试的。” 崇德安慰周琦。 整个上午, 学生们都在计划和展望未来。 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 冰阳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这几天一扫家里的沉闷, 时间过得飞快。 见快到午饭时间了, 他起身要回家, 同学们也纷纷效仿。 回家。 路上, 常红问道:“冰阳哥, 你真的想毕业后去上海读书吗?” 冰阳看到她, 有些担心, “到外面去开眼见识, 跟我来。” 他建议。 “我妈不让我在外面读书, 绝对不会。” 常红淡淡的说道。 “学, 三年后回来, 我好想你跟我学。” 他期待地看着她。 “哥,

我在家里等你, 等你学成归来。” 常红回答道。 两人在街上摇摇晃晃地朝着莲花走去, 忽然有人叫道:“阿红, 你是哪里人?” 长虹连忙从两人紧握的双手中挣脱出来, 迅速拉开距离。 “姐姐, 我要回家了。” 常红对来人说道。 姐姐很认真地打量着冰阳, 拉着常红起身, 两人边走边说, 不时回头看冰阳, 几抹浅笑不时落入冰阳的耳边, 他们的背影飞快的走出了杨冰阳的耳畔。 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