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传递重要政策信号:乡村振兴继续加码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1日
       北京通报2018年12月29日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 总结交流各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经验, 研究落实未来两年“三农”工作, 部署农业和 2019年农村工作。《华夏时报》梳理发现, 与以往不同的是, 这次会议的重点是研究落实未来两年“三农”工作必须完成的艰巨任务。 之所以未来两年, 是因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要实现, 而实现这个目标最困难的任务是在“三农”领域, 包括脱贫攻坚 和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粮食安全、农民增收、社会事业、农村改革等。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乡村振兴提到战略高度, 力度空前。” 北京景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兆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农村最需要改革开放, 好政策总比什么好。 杜兆勇强调, 首先要解决好人的问题。 城市要回馈农村, 对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要给予优惠政策, 让他们呼吸到城市包容的空气, 不欠他们工资, 大胆使用。 许多人学会了本领, 回到家乡创业, 成为农村繁荣的带头人。 国家应该出台政策鼓励这样的人。 二是工业要反哺农业,

农产品加工业、农用化肥、种子、薄膜、柴油、农机等要造福农民, 不欺骗农民, 坚决打击骗取农民的行为。 “强要扶弱, 尽快完成脱贫攻坚任务。要实现精准脱贫、智慧脱贫,

增加造血机制, 调动社会各方力量, 开放民间, 消除一切政策障碍, 缩小工农差距、城乡差距。” 杜兆勇说, 要彻底改革农村土地制度。 “未来两年, 三农工作要抓紧抓紧抓紧工作。” 12月29日,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一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目前中国农村土地流转有六种方式, 分别是:分包、流转、入股、合作、租赁、交换。 土地经营权的取得实质上是一种股份合作形式。 土地经营权的关键在于入股的土地能否真正保证底线, 农民能否及时分红。 “土地经营权的归属应当遵循‘三权分离’政策的底线, 实行同权同股, 只要农民土地有份额, 就应当同股同权。 " 谢义峰说, 当然要因地制宜, 严禁非法投资农地。 “土地投资必须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的底线, 因为有些地方可能把耕地变成非农, 但这个最基本的原则是底线, 不能被打破。” 谢逸风说道。 乡村振兴是重点记者。 记者从国家发展改革委获悉, 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等17个部门近日印发了《关于促进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农村旅游局”)。 旅游意见”), 旨在促进我国乡村旅游。 产业全面升级。 那么, 《乡村旅游意见》有哪些政策红利呢? 记者查询看到, 对于创业者来说, 最直接的政策红利是:一是资金支持, 二是土地保障。 在金融方面, “乡村旅游财政部、自然资源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负责为乡村旅游发展提供信贷支持, 开展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 和农村房屋产权。 杜兆勇建议, 对于乡村旅游项目, 应降低贷款门槛, 简化贷款手续。 在土地利用方面, 《乡村旅游意见》指出, 在保障农民权益的前提下, 探索通过出租、入股、合作等方式盘活闲置宅基地和农房, 按照用地标准改造为乡村旅游接待、活动场所; 支持利用工矿荒地、荒滩等未利用地发展乡村旅游。 为了乡村振兴, 资本已经开始发力。 记者了解到, 2018年启动的资本下乡, 未来将加大力度。 “整村流转土地, 投资往往上亿元, 经营业态涵盖种植养殖、食品加工、农业综合体……”近年来, 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出走 下乡, 把新技术、新技术带到农村。 商业模式和新的管理理念激发了农村发展的活力。 乡村振兴和发展战略, 人们对乡村的期望越来越高。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 广大农村缺乏资金、技术、人才等, 导致农村发展滞后, 农村基础设施跟不上。” 李国祥表示, 实现乡村振兴, 确实有巨大的资金需求, 投资主体多元化。 正是基于此, 去年底,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发出“鼓励和引导工商资本参与乡村振兴”的强烈呼声, 各地也出台了一些鼓励乡村建设的措施。 对于社会资本来说, 无论采取何种形式下乡, 都必须尊重农业发展规律, 认清农业项目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的特点, 防止出现“ 半规模”的项目, 因为急功近利。
        未来几年农村发展空间有多大? 有专家表示, 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 将吸引大量资金下乡, 预计投资热度至少持续10年。
        继续推进土地入股, 对我国的大局稳定, 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有很大的影响。 “让亿万农民有了土地权的放心。” 12月29日, 全国人大农业农村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何宝玉在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三权分立”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继承者。 后农村改革的另一项重大制度创新, 新修订的《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 承包方承包土地后, 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 “投资农地是农村土地流转的一种方式, 必须鼓励和支持, 但必须体现利益共享和社会发展成果。我们要下大力气解决农村的不平等问题, 付出所有 农民平等对待。” 杜兆勇说,

农民以自己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为股份, 投资合作社或农业企业, 在此基础上参与利润分红。 土地所有权有利于合作社、农业企业、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等的集中管理, 也有利于农民参与农业现代化建设, 增加农民收入。 这是基础对此, 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农村部、财政部等六大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土地经营权投资发展试点的指导意见》。 2018 年 12 月 24 日《农业产业化》(以下简称《持股意见》), 旨在进一步推进全国“土地入股”。 《关于股份制的意见》指出, 在实施土地股份制的过程中, 要严格保护农民的承包权, 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置换农民承包的土地。 农民“投资”拥有土地承包权的农业企业或合作社, 参股期限不得超过土地承包合同的剩余期限。 投资土地有风险, 农民收入如何保障? 入股后, 农业企业或合作社的效益不好。 这个时候农民应该怎么做? 对此, 国家也有充分的考虑——《持股意见》提出, 为防范土地经营权风险, 各地应积极探索“保证收益”等保障模式, 无论企业利益如何 和合作社, 但都保证农民将分得一杯羹。 兴趣。 与条件相对落后的农村相比, 农民可以先以租赁的形式出让土地, 等农业企业或合作社的利益稳定后, 再正式入股。 按照现行政策, 农村土地经营权已经放开, 允许农业企业、合作社等组织以吸收农民入股的形式集中土地。
        . “必须严守红线, 不得在所投资土地上开展非农业项目和房地产建设。” 杜兆勇说, 支持土地投资, 实现农业现代化, 是解决无人农活问题的途径之一。 “现在农村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了, 出去打工七八年, 回老家就不能种地了。” 四川某合作社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未来种田的人会越来越少, 但粮食供应谁来保障, 农民的土地所有权是 更好的办法, 既解决了无人耕种的问题,

又保证了农民的收入。